首页 OPE手机客户端 清穿民国 翻香阁

第021章 星影摇摇欲坠(一)

翻香阁 梧桐雨时 1936 2018-08-17 17:29:01

  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,归梦隔狼河,又被河声搅碎……今夜的梦陆韫怡睡得格外昏沉,梦里,她还是沈家小姐,一会儿是在广阔幽深的水中溯流从之,一会儿已置身于一个华贵的深宅,园子里山石嶙峋,花木各异,鱼儿畅游,鸟儿轻鸣……她似闲来无事,独坐在凉亭的一隅,呆呆地看着近旁栽种成林的海棠树……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……

  终于马蹄声近了,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,戎装肃整驾马而来……终于,马至跟前,人却未到,马背上鲜血淋漓,洒染遍地……

  陆韫怡一只手揪着被子从床上惊醒,夹在嘴边那一声“啊”的狂叫还没有止住,她的另一只手则被一个老夫人抓住,仿佛是握得久久的,她感到掌心一阵滑腻……

  杜穆兰已经守了一整夜,她的眼睛布满血丝,得知女儿落井,她从桐里赶回上海,片刻未歇便来到了女儿的床前。

  “音儿……娘当初应该同你爹那个老古板据理力争的,不该一时气糊涂了丢下你。是娘没有照顾好你,可你不要怨娘……”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微微颤着,一只手抹眼泪,另一只手仍然没有松开。

  芮琦端着汤药从外头跨入房间。

  “宁儿,这……我这是怎么了,怎么回事?”

  芮琦见房间里沈夫人在,只好官方回复:“小姐,您昏沉了两日了,您不知道吗?”

  陆韫怡大吃一惊,自己只是睡了一觉罢了,怎么就昏迷了两天?

  “昨日孔大夫给你看过了,说是落井那日寒气入体,加之这两天你思虑太重,所以就发了内热。你都出了好多汗了……”她缩在一边说话,像极了做错事的小丫头。

  沈夫人看着宁儿,说:“还愣着做什么?快去端药过来!”

  听到沈夫人略带锋利的语气,芮琦难掩一脸郁闷。她将汤药倒入碗中,放好汤勺,递给了沈夫人。沈夫人去接药,这才松开了手。

  陆韫怡坐直了身体,忽然感觉身体轻盈许多,许是躺下太久了,身板僵硬,现在一动,全身经络打通,病去如抽丝。那药送到跟前,她只闻到一阵浓烈的腥臭味,混杂着生姜的辛辣味……她强忍住呕吐感,捏住自己的鼻子,说:“我现在好了,可以不用喝了!这药……真是闻着都恶心……”

  天知道她从前可是最怕吃药打针的!

  此刻她望向刘芮琦,那丫头倒是幸灾乐祸了,毕竟被她大小姐颐指气使了一番,而她眼下却只能点头哈腰……真是“穿越前河东,穿越前河西啊……”芮琦努了怒嘴,仿佛向陆韫怡强调:就是要让你吃瘪!

  看着沈夫人殷切目光,陆韫怡只好一口猛灌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  又一个约摸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进来,她递了一块糖糕给芮琦,喊了一声:“宁儿姐。”

  刘芮琦会意,她将糖糕送到陆韫怡嘴边去,陆韫怡像是得了救命稻草,赶紧咬住含进嘴里。

  见沈素音一口药下了肚,沈夫人终于放心,说:“好女儿,不必担心。这两日我们便是要去退了这门亲事。如今上海不是什么安生的地儿,没了沈园绸缎庄也好,不如劝了你爹就此收手,咱们一家人回桐里吧。我还是喜欢待在乡下地方。那里的海棠开的更好……”

  陆韫怡想了想,说:“娘,我知道,眼下家中情况艰难,绸缎庄现在也不过是兜售剩下的一点库存,杰里护住这个辛苦创立的沈园招牌……我们没了生丝,也就是没有产出……只能坐吃山空。爹一定是因为这样,才逼迫女儿做不愿意做的事……女儿知道爹的难处,也明白娘的用心。”

  杜穆兰说:“不,你不知道。早几年东北大旱,天津、吉林、苏州那一带的绸庄倒闭了许多,那样困难,可咱们沈园都能屹立不倒,如今再次祸及,今非昔比,只能听天由命。这不是靠嫁女联姻能够办到的买卖。”

  “眼下朝堂政局形势不明,江南江北之地的商贾定会囤积居奇,女儿之见,不如从低处着手,在民间搜罗近两年收益亏损的绸缎庄,将其生丝买进!当然,生意人也多有生意人的脾气,看到机会难保不会眼红心急,抬高要价。我们只要谋定而后动,再行商议,告诉他们,我们愿意购其成品陈货。一来,填补他们长久以来的亏空,二来,让他们主动与我们合作。若碰上了老旧迂腐做派的人物,就实在行不通了,也权当交个朋友,日后见面留份薄面……娘,您说呢?”

  “音儿,”杜穆兰有些震惊地看着她,说:“你过去可是从不愿意插手绸缎庄的事……过去你就像一只轻飘飘的蝴蝶,飞入百花丛中,转瞬就不见了。可你现在……为娘真觉得你长大了!”说着,杜穆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,满眼欣慰。

  陆韫怡鼻子一酸,闷着嗓子叫了一声“娘”。

  她从来不知道,时光倒流百年,回到镜像发黄的年代,她居然也能成为母亲眼中的宝贝,成为会让人骄傲的人。

  她从来只听过母亲百般的嫌恶,怪她挣不了大钱,怪她帮衬不了家庭,怪她解决不了弟弟的工作,也怪她奔三的年纪还不滚出家去谈恋爱……

  现在,那些压抑的片刻已经和她拉开了百年距离……

  她没有因为现在与过去的割裂而哀伤,沈夫人的慈蔼让她内心中的暖流汹涌淌过。

  她不像刘芮琦,满心惦记着回去,因为可以带着佛系的心境,去过或快或慢节奏的生活,只消饕餮般享受美食大餐,享受艳光倾城,享受风和日丽,享受随心所欲。

  芮琦一直以来都是公主……

  而她只有不堪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