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筝所谓,有借才有桓

第三十三章 不详的预感

筝所谓,有借才有桓 寒糖糖 2003 2018-08-17 17:51:25

  “好了,等筝筝空下来了,我们去旅游,好好放松放松。”江翼轻声安慰。

  咚!咚!咚!

  这时候传来一阵敲门声,十分急促。

  “我去开门。”江翼松开文佳,文佳点了下头。

  江翼打开了门,看到门外的人,就知道不好了……

  “咳咳!”江雨筝咳嗽了几声,感觉自己兜里的石头有不安分了。江雨筝极力按住自己的口袋,不然石头的光透过口袋的缝隙散发出来。

  纪桓本来在看窗外的很近可是余光晃见江雨筝一直按着自己的口袋,就转过头,看看怎么回事。

  结果,一看她口袋旁还有一些微弱的光,那颜色他记得清清楚楚,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于是,纪桓不耐烦的别过眼睛,又继续看自己的风景,但是他的心开始不放在车窗外的风景上,而是在想那个石头……

  江雨筝一边按着石头,一边看着纪桓,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……

  纪桓从座椅旁拿了一瓶水,刚打开瓶盖,结果车子震了一下,水从瓶里撒了一些在纪桓身上。

  纪桓赶紧拧上瓶盖,拿出纸巾擦拭衣服,一边擦,还一边皱起了眉头。

  江雨筝看着纪桓的一举一动,心中的感觉愈来愈强烈……

  江雨筝别过头,不再看纪桓,打开车窗,风就从窗口灌入,吹得江雨筝的头发乱飞。

  “雨筝,风太大了,关上吧。”坐在后排的萧芝被吹得受不了,赶紧叫江雨筝关上窗。

  江雨筝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眉头皱得更紧,关上了窗。

  刚刚出校门的时候还是风和日丽,怎么现在乌云翻滚,好像有大雨要来?

  到拍摄地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,萧芝带着他们找了一个小旅馆,就在那里下榻。

  “我们凑活一晚上,明天看看拍摄场地,熟悉熟悉环境。”萧芝一共就开了三间房,她和江雨筝一间,纪桓单独一间,纪桓的司机一间。

  萧芝打开用房卡房门,看了一下周围,笑着对站在身后的江雨筝说,“没想到啊,这旅馆虽然小,人也少,但是还不错!”

  江雨筝脑子里一直想着别的事情,一直紧锁着眉头,听完萧芝的话只是点了下头,眉头依然紧锁。

  这是江雨筝长这么大,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不安,焦虑,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啊!难道是自己太累了?

  “怎么了?”萧芝看江雨筝一直都不对劲,就关心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江雨筝依旧心神不宁,“萧芝姐,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。”

  萧芝这才知道怎么回事,“你是不是多虑了?你太累了,好好休息一晚,明天我们还要工作的!”

  萧芝说完就自顾自地忙活起来,权当江雨筝是多心。江雨筝听萧芝这么说,虽然心里还是不放心,但是还是想:应该不会有什么事。

  等她们洗漱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,萧芝和江雨筝就睡在一个房间,安安静静的,谁也没有找对方说话,就这样很快进入了梦乡……

  梦里面:

  “雨筝,你快去找白之恒,快去!”那个穿着蓝裙子的女孩又出现了,又是那个熟悉的白色空间,这一次她很慌很着急,“走啊!”

  江雨筝没有听她的,站在原地,傻傻的,不知道要做些什么。

  “走!”女孩又叫道。

  “那个石头是怎么回事?”江雨筝没有走,在梦里她也走不动,还不如问点实际的。

  “这个来不及跟你解释了!”女孩依旧很着急,“你快起来,去找白之恒。”

  “之恒哥哥不和我在一起……”江雨筝如实回答。

  “什么?”女孩好像又听到了一个坏消息。

  “你告诉我,那个石头……”

  “我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,但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!”女孩急了。

  “那好,那那天天上的红光,你知道是什么吗?那天我好不容易回了一趟家,结果就遇到了这种事!”江雨筝说着说着有些生气。

  女孩愣了,“什么红光?”

  看来她不知道……

  江雨筝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江雨筝又问。

  “我就是你,江雨筝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江雨筝不相信。

  “请你相信我,我叫明珠容,我也是你江雨筝,有一天你会明白事情的真相的!现在快醒来,真的要出事了!”女孩真的很着急,“你就听我的吧!别再固执了!”

  江雨筝沉默不语。

  突然,她好像呼吸不了了。

  “雨筝,你怎么了!雨……”

  江雨筝醒了,睁开眼,就看见一个人影。她被那个人捂住了口鼻,无法呼吸。江雨筝想挣扎,想要向正在睡梦中的萧芝求救。

  可是,渐渐的,她感觉自己使不上劲,渐渐的,她没有了意识……

  “雨筝……”彻底昏过去的时候,江雨筝的耳边好像又听到了那个蓝裙子女孩的声音……

  江雨筝再次醒来的时候,眼睛被蒙上,手脚也被束缚住,看不到周围的任何东西,不能有任何的活动,只知道自己应该在车上,她不敢乱动,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  江雨筝不知道她在哪里,不会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,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掉……

  她感觉到自己身上除了平时睡觉穿的卫衣外还多了一件厚外套,凭感觉这应该是自己的,难道绑架自己的歹徒还会怕她生病?

  过了一会儿,她终于知道了答案,太冷了!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太冷了,好像自己就在冰箱里。等等!冰箱……难道这个不是普通的车子?而是……

  江雨筝不敢再多想,不敢乱动,不敢出声,现在的她就是吊在悬崖边,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。

  江雨筝努力让自己的心静下来,这样才有利于思考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她感觉到有东西点自己的脚踝。

  江雨筝太害怕,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想往后退,但她正紧紧挨着墙壁……

  脚边的东西还在动,只是幅度很小,好像每一下都很小心,很轻很轻……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