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OPE手机客户端 古典架空 凰妻倾世

第0030章 家人

凰妻倾世 雪中回眸 2034 2018-02-15 00:02:00

  “九妹,谢谢你……”宁菱擦泪:“我知道你素来有主意,我信你的。”

  宁芝看了宁菱许久,笑了笑:“好,就冲着你这份信我吧。”

  转身看宁则礼:“祖父,八姐就是瞧上了那梁楚晗,一味拦着,也是叫八姐一生不安。不如应了。倘或八姐真能与梁楚晗过得好,也是一件好事。倘或,过的不好,只要八姐肯,接了回来便是了。我宁家的女儿,便是二嫁,又有何妨?”

  这年代的女孩子,纵然是比她自己知道的那些历史里的姑娘幸福多了。

  可是终究能追求自己喜欢的男人的还是不够多。

  叫她努力一下吧。

  “也罢。”宁则礼叹气:“你要是执意如此,祖父也不好拦着你。”

  “只是你需要记住,你是宁家子孙,无论何时,也不得做危害宁家的事。这一点,宁家养育你十六年,但愿你能做到。”

  宁家嫡出庶出其实也就是名头差一点。

  宁则礼的孙子辈里,男孩子自然是要打小习武的,所以教养严格。

  女孩子们里,也就是一个宁芝例外了,其余的孩子都是一样的教养。

  吃穿用度从不分嫡出庶出。甚至男孩子女孩子排行都是一起排的。

  宁蕴的父亲宁苇作为长房长孙,也不得不排在长姐后头,叫一声二公子。

  所以,可见宁家对孩子们的疼爱。

  十六年的疼爱不是一句话,便是庶出的宁菱,也是感同身受的。

  “祖父放心,菱儿记得的,绝不会做任何伤害宁家的事,也不许旁人做。”宁菱忙道。

  “好,还有一点就是你也记住自己说的话,过得好是好事,过不好,也不要撑着面子。家里永远替你撑腰。”宁则礼道。

  “是,谢谢祖父。”宁菱又哭,不过这回,是幸福的泪水。

  她也知道自己任性,一个庶出的女孩子,若不是家里宠爱,如何能有这份底气?

  可是家里还是包容了她……她如何不感动呢?

  出了正院,与其他姐妹们告别,宁芝就与宁菱宁蕴一起回了宁芝的院子。

  “洗洗脸吧。”宁芝看宁菱泪痕犹在便道。

  宁菱不好意思的去了。

  实际上,宁家的女孩子们是真的挺和睦的。虽然拈酸吃醋是在所难免,毕竟都是孩子,看宁芝过的这么好,也嫉妒。

  但是,只需想想宁芝小小年纪就经历了一家子都没了的苦痛,那些嫉妒也就都能压得住了。

  所以,宁菱在宁芝这里洗脸梳头,用着她没有的东西的时候,也没什么想法了。

  “要见梁楚晗么?”宁蕴坐下来问。

  “这些事,就不需要爷爷亲自出马了吧?”宁则礼也年纪不小了,宁芝心疼他。

  “也是,我去也成。”宁蕴笑了笑:“小爷也去恐吓一下他,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”

  “一起见吧。请他来。”宁芝笑了笑:“与八姐一起,择日不如撞日。白芷,去告诉飞刃,我现在请梁大人来喝茶。”宁芝笑盈盈的。

  白芷哎了一声出去了。

  飞刃得了消息,就骑马去找梁楚晗。

  见了梁楚晗,也客客气气将宁芝的话说了一遍。

  梁楚晗其实看见飞刃就觉得有点烦,不过还是客气的与他说话。

  与宁菱的婚事定了这么久,他一直不提起要娶。宁家却也没催。

  而今,他得罪了彭家,正是最艰难的时候。他想,这是宁家要动了。

  倒也不是不知道宁家瞧不上他,也许宁家是要退婚?毕竟宁家护持子孙,这是谁都知道的事。

  退婚……此时此刻,梁楚晗却不敢退婚了。

  是,他得陛下喜欢。可是陛下……却也无法掌控整个朝政。

  得罪了彭家一脉,再得罪了宁家一脉,何况他平时就树敌无数……

  此时此刻,就是再厌恶宁家,也不得不……

  “既然是九姑娘请,那就走吧。”梁楚晗长出一口气,笑了笑。

  他好生笑的时候,也是个美男子。

  只可惜,常年阴郁,叫人看着不舒服。

  宁芝的院子里,梁楚晗到了,就见宁芝,宁菱,宁蕴都在。

  彼此见礼坐定,他刻意看了宁菱几眼。

  宁菱喜欢他,他一贯知道的。可惜一个奸臣家里的庶出女儿,他从未看上眼。

  便是宁菱样貌不俗,诗词歌赋都不错,他也不喜欢。

  可如今看来,不喜欢也得娶。

  至少也先娶了……

  彼此打量,谁也不露痕迹。

  “请了梁大人来,是我有话说。”宁蕴笑了笑。

  “宁公子请说。”梁楚晗不敢小看了宁蕴。这也是宁则礼捧在手心里的人。

  “我八姑姑与梁大人的婚事近在眼前,我倒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想问问,不知梁大人预备如何对我八姑姑?”宁蕴问的直接。

  梁楚晗感到屈辱,他恨死宁家这样看不上他了。

  心里百般心思旋转,但是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:“自然是相敬如宾。”

  “哎。”宁芝轻叹:“自古以来,这大婚的好话,我最不爱听的就是这相敬如宾了。”

  “怎么也该是举案齐眉,琴瑟和鸣吧?”宁芝摇头:“不过,这也强求不来的。我们担心八姐,少不得多操心些。梁大人能理解么?”宁芝问。

  “自然。”梁楚晗压住心里的火气,尽量心平气和。

  他好歹是个朝廷命官,就这样被这两个什么都不是的小辈教训,哪里不气?

  可更气的是这份无能为力。他甚至不敢不来。

  “八姐执着,比起我,比起宁家,八姐也弱势。”宁芝说的很直白:“并不是非得嫁给你,可她死心眼就是愿意。”

  “我宁芝今日不是威胁梁大人,只是担忧。我有生之年,我八姐得好好活着。倘或她有什么不测,我一概算在你梁大人的身上。我的话,代表宁家。还有,宁家有个名医,想必梁大人有所耳闻,我会定期叫那名医给我八姐看身子。”

  梁楚晗看宁芝,他想皱眉,又忍住。

  这一刻,不得不佩服。

  这是怕他会害了宁菱性命么?这一点,他没想过。

  但是……冷落是一定会的。孩子,也不会叫她生。

  可宁家这意思是,宁菱也不能被下药……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